再苦再累,一个也不能掉队



班长为新晋士官讲解榴弹发射器操作技能



班战术训练前,班长小心地为新兵涂上迷彩油

  寻找最大公约数

  所有的疙瘩,就结在缺乏沟通四个字上

  20公里战斗体能训练进行到最后5公里时,第77集团军某旅二营开始了最后的武装奔袭。每个连队记最后一名成绩,为了连队荣誉,全营官兵铆足了劲。

  支援保障连下士袁伟刚刚戴上下士军衔,体能素质本就在连队靠后的他,没多久便掉到了队伍的最后面。

  入伍已经10年的上士唐良虹,既是班长又是连值班员,当然不允许有人掉队,便和几个士官一起去保障袁伟。谁承想,这个被保障的人,却越跑越慢。唐良虹立马就火了,直接大嗓门就冲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兵吼。

  唐良虹的这把火已经憋了很久。袁伟体能差,却不主动加班加点练。平时给他安排任务,粗活他不干,技术活他又干不了。唐良虹越想越来气,又继续推了一把袁伟:往前跑!

  终于,袁伟的极限被突破了:你别推了,我不跑了,不跑了!唐良虹猛地一下被搞迷糊了,这怎么还冲我发火了呢?

  其实,这把火,袁伟也已经忍了很久了。他明白班长在体能上对自己是恨铁不成钢,但是班长简单粗暴式的鼓励”——他甚至怀疑这种连推带吼算不算鼓励——已经触及他的底线了。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班长往日里管理中的不足之处。

  条令条例也没规定不让我抽烟吧,凭什么只准你在宿舍抽不准我抽?袁伟很敏感,对班长的一举一动都很注意。他觉得班长对表扬太吝啬了,很少表扬自己,但只要一犯错立马就会惩罚

  连长陈刚这时赶了过来,一边劝袁伟,一边带着他继续跑。其实,从队伍后面传来连值班员的喊声开始,连长就一直关注着袁伟的情况。

  战斗体能训练中出现掉队现象很正常,面对班长们的指责,以往的掉队者都是咬牙坚持或者干脆沉默不语,像今天这种矛盾激化的情况还是头一次出现。在回去的路上,连长也思考了很久,问题到底出在谁身上呢?

  连长先是找到唐良虹。要是我的班长来推我,我就是跑到吐血也要坚持下去。按照唐良虹的经验,他喊得越凶,被保障的人就应该越能坚持。不过,这位已经入伍10年的老兵还是下意识地主动承认错误,他觉得自己一时心急,伤到年轻战士了

  随后,连长又找了袁伟。袁伟吞吞吐吐了很久,才道出了他的心声。原来袁伟也很想努力往前跑,但是班长越逼越紧,自己就有点受不住了。再加上平时对班长的意见就大,我看到他冲我凶我就想给顶回去

  了解了两边的情况,连长认为所有的疙瘩,就结在缺乏沟通四个字上。只有让两人相互沟通,走进对方内心,才能找到彼此之间的最大公约数”——连队荣誉。保证了这个大前提,新老两代官兵之间就没有解不开的疙瘩。

  于是,他对唐良虹提出了一个要求:短期内帮助袁伟体能达标,但有一个条件——唐良虹全程跟训。

  此后,相当长一段时间,从清晨到夜晚,两个人的训练被死死捆到了一起,两个人也开始聊起了以前从没有聊过的话题。唐良虹从袁伟那里知道了因为自己脾气暴躁,年轻一点的战士都没人敢跟他说话。袁伟也明白了班长严肃表情背后的良苦用心,只是这份用心良苦的表达方式他一直无法理解。

  袁伟的成绩越来越好。最近一次开会,袁伟在发言中说:训练的时候,只要班长站在我的旁边,我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,我相信自己以后绝不会再拖连队后腿!

  那一刻,连长陈刚知道,这个最大公约数找到了。

  角色互换的新发现

  以前我们都是想着怎么让班长喜欢自己,现在却要想着怎么让战士喜欢我这个班长

  作为标兵连队,装步三连的建设水平无疑是全旅各个连队主官都羡慕的。同样,装步三连的骨干队伍也是其他连队班长们话题中的热点。三连的骨干中,上士李建平是大家议论最多的那一个。

  入伍12年的李建平怎么都没想到,如何讨好班长这一曾经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,又绕回来了。只不过,这次来了个角色互换

  以前我们都是想着怎么让班长喜欢自己,现在却要想着怎么让战士喜欢我这个班长!

  李建平直言最近几年的新战士思想活跃,很难琢磨,跟年轻时的自己完全不一样。不少新战士从不主动向自己汇报思想,除了训练和工作,其他方面好像并不想跟他这个班长产生交集。

  李建平曾经试着去了解这帮00后的新战士,但是人家讨论的话题都是他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。他感觉自己Out了,和战士们聊不到一块。

  刚开始,他也没多在意,到了休息时间,他依然和其他老兵一起打牌,把新战士丢到了一边。

  可时间长了,年轻战士们也开始对李建平冷冷的,李建平问他们有没有什么事,回答永远是没有。李建平感到了不安:战士们不仅是我的兵,还是我的战友、我的兄弟,我必须去了解他们。

  于是,李建平就趁着休息时间,和战士们坐在一起,看看他们都在玩什么,还让他们教自己。每个人的兴趣爱好都不同,李建平就干脆什么都学。结果,如今的李建平除了本职工作,篮球、羽毛球、象棋、五子棋……也样样精通。

  除此之外,他还从新战士身上学到了很多新知识,比如用电脑制作教学课件、科学健身规划等。但是,对他改变最大的还是新战士强烈的民主意识,逼着他改变了以往的工作方式。

  他们对公平公正很在意,要求他们怎么样,首先我自己就得先做到。手机的使用,是日常管理绕不开的一个话题。战士们最佩服班长的,就是李建平从来没有私自用过智能手机。究其原因,李建平是担心自己一旦违规,会被底下十几双眼睛看到,那我以后还怎么管战士们?

  一个满腹牢骚、抱怨不断的班长只会带出一帮满腹牢骚、抱怨不断的兵。这是近年来李建平的带兵心得之一。为此,每次执行任务,哪怕他心里有一万个不同的想法,他也会管好嘴巴,坚决不在战士们面前发牢骚。他很清楚,如果新同志发牢骚,肯定有老兵没带好头的原因!

  慢慢地,新战士们觉得班长少了些严肃,多了些魅力,也向李建平打开了心扉。

  在如今的装步三连,战士们人人对李建平竖大拇指,大家也越来越支持这个老班长的工作。

  彼此的一面镜子

  以往干部骨干经常挂在嘴边的部队就是这样,或许正是矛盾症结所在

  中士班长王丙胜最近很高兴,因为他成功地帮助一个战士认清了真实的自己。

  这个战士是上等兵王体林。王体林入伍前是一名民兵,因此他的各方面表现在同年兵中都比较突出。时间稍久,他就觉得班长应该把自己和同年兵区分开来,给点特权

  王体林沉浸在自己的先天优势里,已经看不到真实的自己。反倒是王丙胜看得一清二楚。老兵的经验让班长王丙胜明白:再不把他打醒,这个兵就废了。

  于是,王丙胜决定找个机会让王体林冷静一下,让他参加了营里组织的一次比武。很快,在众多高手打击下,王体林铩羽而归。这时,王体林才意识到,班长就是他的一面镜子

  对于镜子,支援保障连连长刘峰有不同的认识,他认为:新同志也是连队工作的一面镜子。比如,新战士认为,规矩就是规矩,不能随便添加或者更改。

  以前,每周组织5公里越野考核时,刘峰都会给大家加油打气:跑进优秀,下周免跑。这是很多连主官善意的谎言,只为战前加油鼓劲,老兵们也都心领神会。只有年轻战士们当真,拼了命去跑。结果,连长食言了。

  日子久了,刘峰慢慢感觉到年轻战士们对他的态度有些不对头。

  一次,一名下士休假还剩下7天时,因为有任务被临时召回。任务完成安排这名下士补休时,刘峰在休假登记本上写了7天。那名下士反问:是不是要加路途?

  要加吗?结果下士把规定翻了出来。刘峰一看,确实该加。

  他们要的就是按规矩办事。刘峰突然明白,以往干部骨干经常挂在嘴边的部队就是这样,或许正是矛盾症结所在。

  连长刘峰和指导员一商量,决定用好新战士这面镜子

  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前提下,他们改变了以前一味维护老士官形象和利益的带兵套路,开始试着实现对新兵老兵一视同仁。

  在评功评奖、考学入党、过年休假等关乎官兵切身利益的事情上,一碗水端平,最大程度地确保公平公正。

  同时,大胆起用年轻士官担任连队骨干,在一定程度上给部分放松自我要求的中高级士官形成压力。

  思路一变,效果立现。去年底,支援保障连被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,连队官兵也拿到了1个二等功、3个三等功。

  刘峰明白,在这些成绩的背后,是新老两代官兵渐渐融进对方世界的进步,是相互促进良性竞争局面的形成,是不断激荡的推动连队向前发展的澎湃动力。

  版式设计:梁

  今天,我们这样带兵

  从列兵成长为上等兵,新战士能明显感到自己各方面进步了很多,特别是军事素质有了很大提升,甚至会觉得自己能力不亚于士官。在这个时候,他们很多人会认为自己对部队套路熟悉了,表现得很浮躁,谁都看不上。

  新一代的战士大都是独生子女,不少人只喜欢被表扬,接受不了批评,心理抗压能力弱,一遇到困难容易放弃。再加上自我意识强烈,他们往往只看到自己的长处,看不到自己的短板,易盲目自信。

  玉不琢不成器。这个阶段就是军旅生涯的分水岭,如果没有班长们加钢淬火般地敲打和提醒,他们将永远是半成品。所以,对于他们依然要坚持标准,进行严格的训练和教育,帮助他们去除身上的自负,留下满满的自信。

  —— 刘嘉嘉

  我总觉得自己这代人和如今的新战士有点代沟。我们那个时代的战士没有这么丰富的知识和这么宽广的视野,大家都比较简单和纯粹,班长说啥就是啥,从不会想为什么。

  但是,当我们把自己成长中用到的方法、总结出的经验,用到如今的新战士身上,却发现有时不但解决不了问题,还适得其反。他们很活跃,甚至有点逆反,加上他们对手机、网络等新事物的那种喜爱,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是不对的,但是哪里不对,我们往往也说不清楚。好多老班长干脆又用简单粗暴的老一套去管。

  现在看来,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拉近和新战士的心理距离。兵和兵之间,不能只靠命令和军衔去管理,更多的还是要靠感情去引导示范,去跟他们讲道理,跟他们一样学着接受新事物。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,大家开始对我有了了解,也愿意听我讲以前的故事,工作中少了很多阻力。

  ——代理排长

  新一代战士的到来,我打心眼里是很欢迎的,因为我们的队伍确实需要这样的新鲜血液。他们的阅历、视野和思维,别说老班长,甚至部分干部都难以企及,他们是部队的未来。

  但是,他们身上的缺点也十分明显,很多自认为的受到不公平待遇,实则就是他们身上的缺点在作祟。因此,我们要支持班长们帮他们完成脱胎换骨的转变,这是他们必须要经历的。当然,很多班长的方式方法可能也存在一定问题,一时半会儿新战士还难以接受,所以我们的带兵方式也需要与时俱进。

  如今,一些年轻士官在连队表现非常突出,他们开始对一些守成的老班长产生意见,这些现象是现实存在的。对此,老、中、青三代骨干的合理搭配非常有必要,既要给年轻的战士以拼搏的希望,也要给部分不思进取的老士官增加压力。这样,整个连队的建设与发展才会生机勃勃。


2019年06月03日

武警部队侦察特战“武教头”集训淬火
世界屋脊上的“精神磁场”

上一篇

下一篇

让我们做彼此的一面“镜子”